卷阿之年

早晨,

猛然看见某某的签名里西藏的字眼,

于是,

那些过去掺杂着过去的美好的,

想隐藏孤单却又欲盖弥彰的梦想,

在白苍苍的年下汹涌的袭来。

无数个日夜都在徘徊梦中的远方,

从来不曾轻易亵渎,

在那些几乎美到飘渺的摄影作品中的远方,

要把所有的惊叹留给自己的眼,

直到真实的出现。


未晚盈空的经旗,饱满凌厉的风,

奔月的群峰刺穿云漠,婉如清扬。

西藏,想想就觉得美好。


曾经不止一次计划过华丽的冒险。

那时七月流火,九月授衣。

计划去过着归园田居的生活。

春季是郁郁葱葱的靛青色,

只有湖水和明媚的星光,月出皎兮,

万物静默如迷。

日出,一切都在黎明中醒来,

湖水褪去夜晚的雾衣,

露水悬挂在林梢,

深邃的青草泥土味弥漫胸间,英英白云,

直到阳光晒到皮肤刺痛,生活的诗意而神圣。

向往着传说有老虎出没的真正的长白山去过归园田居的生活。

闺蜜说,你去吧,外一你被老虎吃掉,

我就把老虎当汉堡吃掉!


冬季是铺天盖地的钛白色,

我想我上辈子不是森林里的一棵树,

就是海里的一条鱼,

不然为什么看见山跟海都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呢?


忽然想起了霍金的《大设计》。

什么是真实?

也许只不过像骇客帝国一样,

是一台巨型计算机投射在人脑的反应,

一切只不过是虚无的条件反射。

只希望旅程结束的时候,这个世界焕然一新。


新的年。

二之日凿冰冲冲,三之日纳于凌阴。

过年,就是冰天雪地的气温,

加上人满为患的屋子里围着一桌子的热气腾腾的饺子,大吵大嚷才够年味儿。

属于亲人的节日,虽然很累,但是很开心。

亲人永远是这场繁华圆满的主角。

彼时廓而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我在寻求解脱。

那之前,还是要去一次西藏的。


就这样,

时间恍惚的走过,

居然没留下一个缓冲的格子。

30岁,开始有初老症状,

习惯了孤单着自己的孤单,快乐这自己的快乐,

留给过去的是一个美丽的背影。

不知道接下来的岁月要怎么度过?


2015年,一如既往的渐行渐远。

2016年,继续想念那遥不可及的美丽旅程。


抑或,

超乎一切的美丽就在这一,

就在这一,刚刚消逝的一刻

……


评论
© 末那|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