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云上积木


 

       罗曼·罗兰曾经说过, 大部分人在二十岁上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你爱大提琴,装腔作势的重复了许多年。

      起初是因为一段童年的回忆,缭乱的车站,一个琴长的背影,白色,贴满胶贴的斑斓,仿佛是在告诉你它的丰富多彩的脚步,那么强势稳重的神秘体积感,让你说不出的踏实,你着迷着那个白色背影许多许多年。

       然后,你爱上了关于大提琴的一切。你好奇大卫朵夫的声音,思考这不能拥有的琴可以用同名香水代替,你爱杜普雷,你爱马友友,你爱埃尔加,你爱郭虔哲,你喜欢杜普雷生命中只有琴声的烟花灿烂与凋零,你喜欢大卫朵夫在她的拥抱中浓烈的生命气息,你喜欢电影开头与结尾的那句:放心,一切都会过去。


      之后是一部电影插曲,《入殓师》里男主的寥落的剪影在秋叶般静美的死亡气息中流淌,大提琴居然显得那么地美好,你迷上了那首《memory》,飞扬的指尖下流淌出的是你心底的一串串秘语,你坚信,只有世界上最近似与人声的大提琴才能抒发出你的心声。 

      今天的你,却最终发现,你更爱大提琴了,只因为那个演奏大提琴的姿势是一个缱绻温柔的拥抱......


评论